手机版
当前位置: 首页>新闻>影艺新闻
扫一扫
分享文章到微信
扫一扫
关注公众号
收藏
90后小伙是点翠世家传人 十几道工序做出价值30万凤冠
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1.jpg

一部《甄嬛传》火遍大江南北,华妃的点翠凤凰旗头更是大气怡人。"点翠"是指首饰器物制作中的一个辅助工艺,点缀美化金银首饰。用点翠工艺制作出的首饰,光泽感好,色彩艳丽,且永不褪色。它是弥足珍贵的皇家首饰,却暗藏冷艳与凄美;它曾令古代贵族女性趋之若鹜;它夺目光采,难掩风华。在长江以南有这样一位匠人带着家族神秘手艺,把精致的东方艺术重新解析呈现,尝试着把历史的经典和浓烈的色彩,融入当代审美空间中。

  【灵动浮华的翠蓝异色 始于战国盛于明清】 点翠作为一种中国古老的传统金属细工技法,始于战国,盛于明清,一般都是宫庭富豪之物。到了清末民初,点翠便在民间流行,妇女无不以拥有点翠为荣。在《雍正十二美人图》中,从很多清宫贵族女眷的穿戴即可见当时点翠的风靡程度。

  当时,上乘的翠羽都从菲律宾进购,并被皇室享有,而普通翠羽用于民间人家做节庆或婚礼首饰,同样供不应求。同时,在华的外国商人也对点翠非常感兴趣,大量收购,广东更成为点翠的中转站,点翠工场林立。

  但做成一件完整的首饰,通常需要转手几个工匠合力完成,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,其中一些制作步骤已经失传。

  【点翠世家传承人·左书侨】 左书侨,这个点翠世家的唯一传人,从小热爱京剧唱腔的热血青年,带着对这份技艺的执着,走上了拜师学艺的道路。2014年初,左书侨看到国内花丝大师李昌义的报道,这位大师曾经做出圆明园微缩工艺景观,以2.4亿元的天价被国外某名流珍藏。

  因此,左书侨拜其门下,在学习过程中,很多工艺都已经失传,仅靠和师父在记忆中摸索和探寻,恢复到现在的技术不知道经过了多少个不眠的日夜,从羽毛的处理方法到胶水的提炼,他经历了太多的失败。

  最初的半年,几斤的废银料成堆的扔掉,点翠的时候没有做好,泡水重来,珍贵的羽毛泡水后不能再用必须扔掉。那一年,左书侨的作品没有一件成功过。苦心孤诣几年后,终于钻研出一点门道,他也成为整个西南甚至国内唯一可以做出完整凤冠的人。

  【这世间不可复制的蓝色 出自它的身上】 鎏金与湛蓝相撞,绽放出一件件华美的饰品,然而这世间不可复制的蓝色是残忍的。因为点翠用的羽毛要从翠鸟身上取得,而这种动物天生带有一种骄傲,抓住后不能人工饲养,否则会绝食,待它们死亡后,用小剪子剪下它们的羽毛保存下来,用作首饰的原材料,然而现在,这种翠鸟弥足珍贵,需要这种羽毛,只能找北京以前做这行的老师傅去收购。

  今天我们看到的作品,同样也是真正的翠羽,因为其他鸟类的羽毛是绝对不会产生颜色变化的,工序上也会少很多。一只翠鸟,翅膀上的羽毛10-12根可以用,背部的绒毛也只有50根左右可以用,而且还要挑选出没有黑点的羽毛。他手中那顶价值30万的凤冠,至少也花费了上百只翠鸟之羽。在原材料这么难得的情况下,左书侨还是保持自己的拙朴之心,并不会降低成本,或者高价售卖。

  【十几道工序及其繁复 先后顺序不可出错】 一件上好的首饰制作,十几道工序及其繁复,先后顺序不可出错,且每道工序缺一不可。先设计图稿,再把筷子一般粗的银丝烧红、软化、拉孔,要拉的非常细,这个过程反复好几次。

  一个成熟的工匠最快一天也只能拉出4个,再加工成麻花丝,手工一点点镶在银板上面,之后煮硫酸清洗、抛光、镀金、焊接,中间如果有一个步骤没做好,就全部重来。

  经过两周的时间,才刚刚完成好底胚。

  紧接着便是点翠,首先把翠鸟的羽毛进行特殊处理,让它平整,在用蒸汽烤干再到刷平刷顺,这个过程也要反复进行多次。然后用镊子温柔而缓慢把羽毛一根根的贴在首饰底座上。

  这个贴法相当讲究,需要掌握一个排布方法和顺序,每个图形的规则不同,没有固定的模式但一定要排的好看否则会很凌乱,所以很考验点翠师傅的技术。最后覆上干净的布,用手压贴,使之完全服帖地粘合在底座上,这样才能保证百年不褪色。

  点翠不同于景泰蓝的烧蓝,它比烧蓝更加复杂,烧蓝一瓶颜料可以用很久,但是点翠点坏了,羽毛就不能再用了。所以,经过点翠的首饰在任何一个光线和角度下都会有色彩上的变化,是世间任何宝石不可替代的。

  【一场修行 只为今生注定要做的事】 在这条路上,他需要太多的时间与思考,需要文化的沉淀和技法的创新。从英国到北京,从杭州到山西,他几乎每个月都会外出一次,不为别的,只为却揣摩点翠这行更深的东西。对他来说,点翠更是一场修行,一件今生注定要做的事。

  没人知道,老师傅都把握不准的粘胶,左书侨是怎么一点一点调出来的,网上流传的鱼鳞胶粘性太强,出来的东西不够灵动,稀释过后黏性又不够,于是他带着团队去凭感觉反复试验,点翠时又要再次加热重新熬制,加水的比例完全是凭自己的经验。每个细节做到恰到好处后,镶嵌上珊瑚、珍珠、碧玺才是一件完美的作品。这是一个辛苦的过程,也是一个汲取的过程。


日排行榜
图片新闻
精彩推荐